• 读民建如是说网友遥博文《现代芭蕾--马勒之夜(2)(死亡对我说)》后,回复道:

  • 墨者:一直不太敢碰触马勒,怕的是捡拾起那分撕裂的沉重。


  • 如是说--- 回复 墨者:谢谢老师光临,谢谢!捡拾马勒是很累的,心里不好受。(11月21日 06:43)

  • 墨者 回复 如是说---:汗一个。读您的博客,真的让俺受益匪浅。//@如是说--- 回复 @墨者 :谢谢老师光临,谢谢!捡拾马勒是很累的,心里不好受。(11月21日 12:21)

  • 民建如是说 回复 墨者:谢谢老师,诺曼的歌唱视频:我总以为他们出远门去了;虽然只有3分钟很震撼,我只一个普通的纺织工程师,就要退休,在网上的时间不多还在挣钱,谢谢老师。(11月21日 21:01)

  • 墨者 回复 民建如是说:我也极喜欢Jessye Noman的演唱。她的音色说不上是最清澈的,但应该是最醇厚的。甚至温暖得让人掉泪。比如理查·施特劳斯的《最后四首歌》,演唱过的人不知道有多少。其中不乏大名鼎鼎的舒瓦茨科普芙、雅诺维兹……在YOUTUBE上,还可以找到其他好几十个人的不同演唱版本,但我最喜欢的还是诺曼的版本。(11月21日 23:12)

  • 民建如是说 回复 墨者:谢谢老师的佳评,Noman的演唱温暖得让人掉泪,R的最后四首歌Noman的演唱也是我最喜欢的。谢谢老师!(11月22日 13:01)


跟爱聊及此事,一个即将退休的老工程师,有着非常不错的学识和涵养,但对一个陌生看客一口一声“老师”,真是让我觉得无地自容。

世界上的人形形色色,有人过份地谦卑,更有人张狂得要命。我是怎么样的?


评论
© 墨者/Powered by LOFTER